☄兔趴o家族丨论坛

谎言

向下

谎言

帖子 由 兔枫o璐 于 周三 二月 17, 2010 6:25 am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那神情似乎在想事情,其实心里什么也没想。
  半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走了我的光明。从此与黑暗相伴,过着和以前截然不同的生活。自那以后我就觉得自己是个不幸的人!
  怨过、恨过、也绝望过。尽管如此,又能改变什么?命运如此,怎能不去接受!
  只是我变了,变得沉默寡言。不出门也不和外人接触,大部分时间把自己关在房里与世隔绝!渐渐的,我习惯于这种生活!
  熟悉的铃声灌满整个房间,我伸手拿起身边的手机。
  “喂,你好!”
  “是我雪灵!”电话那头传来萧可的声音。
  萧可是我好朋友,也是现在与外界唯一联系的人。
  “有事吗?”我淡淡地问。
  “那个...”萧可停顿一下:“有人找你。”
  “谁?”
  “是我。”电话那头出现一个男声。
   手机差点脱落之手,我紧紧握住,呼吸突然变得急促。半天才从喉咙里发出两个字:“徐乐?”
  “我以为你早已把我给忘了!”
  “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我咽下口水。
   那边不说话,我也沉默,空气一下子凝结起来。
  “可以见个面吗?”很久之后,那边的徐乐问了句。
   我还是沉默。
  “不方便吗?”见我不说话,徐乐又问。
   我闭上眼睛,内心在排山倒海地翻滚。半响,才说出一句话:“什么时候?”
   挂上电话,我用手摸着那颗狂跳的心。原以为彼此再也不会有所交集,没想到徐乐会突然回到这座城市,而且选在我最不愿意面对的时刻。
  此刻脑海怎么也静不下来,很多画面浮现在我面前。关于过去,关于徐乐,关于那些我们曾经的故事......

  我和徐乐相识是在高中时代。因为成绩优异徐乐担任班长,那时我是学习委员。在管理班上一些学习方面经常互相帮助,久而久之就成了朋友,很知心的那种。
  我很少去佩服一个人,却打心眼里佩服徐乐。在他身上,我几乎找不到一丝缺点。徐乐有才华,人又随和,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愿意和其成为朋友。
  对于徐乐,我总有一种比友情还要浓的情愫,是什么自己当然知道。只是在那个充满压力的高三,一个有理想抱负的好学生是不应该有这种不单纯思想的。所以我一直把那份感情藏在心里底,继续保持着彼此的友谊。
  也许是因为有徐乐的陪伴,紧张刺激的高三生活成了我人生中快乐的一部分。当时我还和徐乐约定一起考北川!
  时间在美丽的幻想中一天天过去。就在高考前一个月,徐乐突然对我说他要出国了。这消息像一颗炸弹轰得我脑海一片空白。看着徐乐,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两个人就这样屹立在校园的白杨树下。
  良久,我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保重!便转身跑开。任徐乐在后面怎么喊也不曾回头。因为我不想让他看见,我泪流满面的脸。
  就这样,徐乐离开了,带着他和我的约定。
  徐乐的离去让这个我曾认为风和日丽的五月一下子变得昏淡灰沉。一个人行走在空荡的校园,看着那些熟悉的物体,心里就会有种想哭的冲动!
  电子邮件里,我没问徐乐为什么离开,只是对他说一切都好。
  填报志愿时,我只写了两个字:北川!这是我和徐乐的约定,虽然徐乐违约了,但我不能,也不想!
  很多事情冥冥中就早已注定,我和徐乐,必然如此!
  高考最后一天,我发生车祸。那场车祸没夺走我的生命,却打碎了我的所有梦想!
  就像是从天堂掉进地狱,那种前所未有的绝望让我几乎想死。可我还是活了下来,不为自己,而是身边那些关心和爱自己的人。
   搬了家,断绝和所有人的联系,包括徐乐。我什么都没跟他说就这样消失不见。那些曾经的理想和承诺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不过是一场梦,梦醒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我选择离开,然后遗忘!
  我以为自己做得很决绝,半年来什么都不想,只是静静地生活着,以为可以这么一辈子!
  徐乐的再次出现打乱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

  坐在寂静的咖啡厅,我和徐乐谁都不说话。悠扬的音乐在耳边回荡,气氛让人有点不适应,我只好低下头玩弄手指。
  “你现在过得好吗?”徐乐开口问。
  我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冲他微笑:“还不错。”
  “为什么突然和我断了联系?”沉默一会,徐乐再度开口。
“不为什么,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我简单地说。
“是这样吗?”
“你认为还有什么原因?”我反问。
  沉默在我们之间再次蔓延。
“萧可把你的情况都告诉我了,你是不是因为这样才和我断绝联系的?”
  我不说话。
“你知道吗?当我失去你的联系之后很焦急。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的突然离去,让我无从适应。那段时间我很痛苦,每天都过得不愉快!真的不愉快!”徐乐轻声细语地述说着。
  我强忍着即将落下的泪水,用力擤一下鼻子。
“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什么都变了,我已不是以前那个你认识的夏雪灵。出现在你面前的,是一个什么也看不见的瞎子!”
“难道我们的友谊也随着你的看不见消失不见了?”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多好的友谊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淡漠。”
“所以说你已经把我们的友谊淡忘了?”说这话是徐乐有些激动,声音在发抖。
“对,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包括我们的友谊。”我几乎是忍着痛说出这句话。
“你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坚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笑着面对的夏雪灵了。现在的你让我很失望!”
   我轻笑:“所以你根本就不应该来见我。”说完站起来准备走。
  “雪灵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徐乐伸手拉住我。
  “我已经这样了,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现实。”
  “只是眼睛看不见,你就这样放弃自己。这不是你的作风。”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的脾气开始爆发:“不要说得好像你很了解我。那种由光明转为黑暗的恐怖感觉你能体会到吗?我说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很抱歉让你失望了!”说完拿起身旁的盲人棍转身就走。
  “夏雪灵!”徐乐在身后大声叫我的名字:“拜托你不要这样自暴自弃行吗?眼睛看不见不代表人生没有希望。只要你能够振作起来,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你要相信自己。”
  我停下移动的脚步,面向徐乐:“你要我拿什么去相信自己?现在我的世界什么都没有了,你要我怎么相信自己?”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徐乐走到我身边,把手放到我肩上:“只要肯努力,只要有希望,只要你愿意,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战胜一切困难,做回从前那个信心十足的自己!”
  我抬起泪水汪汪的双眼:“我可以吗?”
  徐乐加重我肩上手指的力度,肯定地说:“我认识的夏雪灵是无往而不胜的,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真的吗?”在徐乐的鼓励下,我那早已死去的奋斗之心开始在心底燃烧。
  “我有骗过你吗?答应我,从今天起笑着面对人生好吗?”
  “嗯!”我用力点头。“那你......”
  “我不回美国了,留在这里。”不愧是知己,徐乐很快就知道我要说什么。
  “真的?”我兴奋地笑了起来。这是半年来我第一次笑。
   有了徐乐的陪伴和鼓励,我渐渐变得活泼起来。我们一起聊过去,谈未来,日子像是回到那个青涩的高中时代。
   在徐乐的引导下,我去了一家电台应聘。由于高中时一直在校广播站播音,对这方面有点经验,很轻松就答出考官所出的题目。
   我打电话给徐乐,告诉他我刚刚收到的两个好消息。
  “喂,徐乐,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我兴奋地对着电话大叫。
  “什么好消息,那么兴奋?”电话里徐乐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力不从心。
  “你怎么啦,是不是生病了?”我皱着眉关心地问。
  “没有,只是有点疲惫。你要跟我说什么?”
  “电台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我被录取了。”
  “真的吗?太好了。恭喜你雪灵。”徐乐的声音显得有点兴奋。
  “还有一个好消息。”我卖关子似的停下来。
  “是什么?”
  “医院打电话来说有人愿意捐献眼角膜给我,我的眼睛有救了。”我激动地有点想哭。
  “真的?那要再次恭喜你罗。“
   我擤一下鼻子:“我现在想见你。”
  “这个,可能不行。我们学校最近在搞一个活动,恐怕没时间陪你。要不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再去看你好吗?”
  “这样啊,那好吗,再见!”我失落地挂了电话。但这短暂的失落马上被之前的好心情所取代。我终于可以重建光日了!

  第一天上班,心情难免紧张。 坐在直播间里,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导播要我放轻松。我点点头,平缓下心情,带上耳塞。
   我主持的是一档午间交流节目,名字叫做‘我们的青春在唱歌’。主要和一些在校学生交谈他们的烦恼,偶尔放几首轻松的音乐。
  这档节目,几乎是为我而定做!
  清了清嗓子,我面带微笑,开始工作。
“各位亲爱的听众大家下午好!这里是‘我们的青春在唱歌’,我是你们的新朋友雪灵。感谢您此刻在收音机前聆听我的节目,希望这档节目能够给您带去好心情。
  此刻直播间的两路热线为大家开通,哪位学生朋友想和雪灵谈谈你的烦恼或是聊聊你的故事都可以拨打热线,雪灵在这里守候朋友们的热烈参与!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欣赏这首歌,名字叫《青春纪念册》”
  我打开导播早为我准备好的播放器,音响里马上传来‘可米小子’阳光般的声音。
  摘下耳塞,我轻松地吸了口气。这时导播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没想到你年纪轻轻,说话竟然这么老练!不错,继续加油。”我笑着点点头,起身走出直播室。刚出电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
“喂,你好!”
“雪灵,是我徐乐。刚刚听了你的节目,主持的非常好。”
“是吗?谢谢!”
“以后我会是你的忠实听众,继续加油哦!”
“我会的。”
  触摸着手机,我会心地笑了。我知道曾经那个自信的自己回来了!

  见到徐乐,是在我工作后一个月。他出现在电台门口。
  “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我伸手去拿,是一束花。散发着百合的香味:“谢谢。你怎么会来这里?”
  “太久没见面了,来看看你。”
  “想我啦?”我半开玩笑地问。
  呵~~徐乐笑而不语。
  我们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彼此没有言语,但我觉得很幸福。真希望时间能停在这一秒!
  “穿那么少,应该很冷吧,把这件衣服穿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肩上就多了件衣服。
  “那你呢?”
  “我身子骨硬,不怕冷。”
  我低着头笑,心里美滋滋的。这样就够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
  “好快哦!”我轻声说。
  “是啊,好快!”徐乐也有感而发。
  “进去坐会吧。”
  “今天就算了,下次吧。”
   我们没再说话。
  “徐乐!”
  “雪灵!”
   两人异口同声,然后笑了。
  “你先说吧。”徐乐开口。
  “我想说的是,等我眼睛复明了,带我去你们学校看看可以吗?”
  “这个...”徐乐吱语。
  “怎么,不行吗?”见他犹豫,我有点紧张。
  “当然行。等你眼睛好了,我带你去看。”
  “说好罗!”我伸手和徐乐拉钩。这是我们的手语,代表承诺!
   片刻后,徐乐伸出手拉着我的小指头。
  “你刚才要跟我说什么?”我斜着脑袋问。
  “我,我要去美国了。”
  “什么?”他这句话让我的心立刻绷紧:“不是说不去了吗?怎么...”
  “我只是去那边办退学手续。开始走的太仓促,什么都没弄清楚。那边学校通知我快点去办。否则到时会扣下我这边的毕业证书。”
  “那你什么时候去?又什么时候回来?”
  “再过几天就走,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确定。你做手术这段时间可能不会陪在你身边,要多照顾自己。”
  “嗯,你可要早点回来,我等着去看你们学校。”
  “我尽量。”徐乐停顿一会儿,问我:“雪灵,你还记得我长什么模样吗?”
  “当然记得了。”我根据记忆里对徐乐的形象进行描述:“脸庞清秀,眉毛很浓,眼睛亮的像天上的星星。鼻子高而挺,有一张很会说话的嘴巴。笑的时候有一对可爱的酒窝。还有,哈哈~你有一对很大的招风耳。我描述的对不对?”
  “对,就是你所说的那样。以后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个样子了,一定要记得!”
  “都半年没看到你了,难道就没有变化?”
  “没有变,就算我变了,你只要保持记忆中我的样子就好了,嗯?”
  “好,我永远记住你现在的样子。等到你八十岁了,再在你的额头上加几条皱纹。”说着我咯咯地笑起来。
  “对,就是要这样子笑。”徐乐轻声说着。
  我脱下身上的外套,递给徐乐:“给你,天有点冷,别感冒了。”
  徐乐没有接衣服。他说:“我还有个请求,雪灵你能答应我吗?”
  “什么请求?”
  “我,我可以,抱一下你吗?就一下?”
  我的心跳因为这句话突然加速跳动。这是我们相处多年来徐乐对我说得最暧昧的一句话。
  我可以抱一下你吗?原以为只有在梦里才能听到徐乐对我说出这句话。我用力点点头,下一秒,一双手抱住我娇小的身子。
  我把头靠在徐乐身上,享受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独有味道。四年,我们第一次靠的这么近!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过得很快乐!”徐乐在我耳边轻声说。
  “你今天是怎么啦?说话怪怪的。不过是去趟美国,又不是不回来了,说得跟生死离别似的。怎么,还没走就舍不得我啦?”
  “真的很舍不得你。”徐乐更用力地抱紧我。
  感觉有点不对劲,我发现徐乐的身子在颤抖。
  “怎么啦,是不是很冷?快把衣服穿上。”我把外套披在他身上:“可别因为我感冒了,那样我会自责的!”
  徐乐抓住衣服,用有点沙哑的声音对我说:“那你也快进去吧,别冻着了。”
  “嗯。那你路上小心。”我转身走向大门。
  “雪灵。”徐乐叫住我。
  “呃?”我回头。
  “记得一定要过得幸福快乐!”他大声说。
  “我会的。你早点回来,我在这等你。”我也用同样大的声音回复。
  “嗯,再见!”
  “再见!”我朝他挥挥手,打开家门走进去。

  今天是我拆纱布的日子,亲朋好友都来了。
  纱布拆开的一瞬间,我的眼睛被一片白雾迷蒙。慢慢视线才变得清晰,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我终于恢复光明!
  都过去两个星期了,还没看到徐乐回来。在我动手术这段时间,徐乐从未和我有过联系。
  打电话给徐乐,手机停机了。去他家,大门是紧闭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徐乐是骗我的,他根本就不打算回来了?
  我打开尘封已久的邮箱,一封封未读信件呈现眼前。都是徐乐在我消失那段时间发过来的!看着屏幕上那些心急如焚的文字,我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
  现在,换我用这种方式来寻找你了徐乐。可是,你千万不要用当初我对待你的方式来回应我!
  我飞快地打出几行字,带着期待的心情把它们发到徐乐的 E-mail里,然后坐在电脑前看着屏幕发呆。桌面上跳动一下,一封新邮件发到我邮箱里。我一看,是徐乐发过来的。才不到一分钟,不至于这么快吧?查看日期:2007年11月15日。这是半个月前写的,属于一封自动化邮件。
  我好奇地打开那封信。看着看着,泪水迷茫了眼眶,雨水一样直泻而下!
  坐上直播间,我习惯性地带上耳塞,调适好音量。
“各位亲爱的朋友大家下午好!又到了‘我们的青春在唱歌’节目时间,雪灵在直播间里问候所有的听众朋友。感谢您对我节目的真诚守候!
  在节目的一开始,我想先跟大家打声招呼;今天,将是雪灵陪伴大家的最后一个午后。非常感谢各位这段时间对我的支持和鼓励,谢谢你们!今天的节目与以往不同,我们不开通热线,雪灵想用自己的方式和大家度过这最后一个下午。希望听众朋友们能够谅解!
  接下来的时间我要给大家读一封信件,这是一位绝症患者写给他好朋友的,也是最后的告别。”
  我打开自己的邮箱,选了一首叫《眼泪》的钢琴曲作为背景音乐。
“灵: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相信你的眼睛已经复明了,在此祝贺你!
  很抱歉用这种方式和你告别。不知道怎么和你当面说,我想这样做应该比较好吧!其实说去美国办手续是假的,我根本就没去,而是躺在医院做化疗。现在的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等死!
  在高考前一个月,我就已经发现自己的病情,医生说我患的是白血病,而且是晚期,最多活不过一年!我去美国是为了治病,爸妈说那边的医学比中国发达,好的药物治疗可以延续我的生命,所以我去了。却骗你说是去读书,所有的谎言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没想到会和你失去联系。那段时间真的让我很痛苦,比做可怕的化疗还要痛苦。我不想在死之前失去你的音讯,所以决定回来找你。当看到你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时,我很难过,我心目中的夏雪灵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当时,我就给自己定下了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目标:帮你找回从前的自己。很庆幸我的最后一个愿望实现了!
  很高兴这最后几个月有你的陪伴,让我走得很安详。和你在一起,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都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一起考北川!我是不能遵守约定了,但是你不能违约。我把眼睛给你,用它去看我们共同追求的大学,实现你的,也是我的理想!
  能够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如果有来世,我还会选择遇见你。
  不要为我哭泣,你是属于快乐的,所以要笑着跟我说再见。记住我最后和你说的话:幸福快乐,一定。
  我在天国祝福你!
            爱你的知己:乐绝笔!”
  泪早已布满整个脸庞,我用导播递过来的纸巾擦干,稳了稳沙哑的声音。
  “听完这封信,不知道收音机前的您有什么感想?雪灵想在这里奉劝那些身在幸福当中的人,把握好你手中的幸福,有些东西也许可以重来;但有些人,却只在你生命里出现一次!
  好了,今天的‘我们的青春在唱歌’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各位的守候。最后,送上何洁的这首《你一定要幸福》。祝愿每一个人都能够幸福,并且永远快乐。朋友们,再见!”
  走出电台,我高高昂起头,微笑地看着蔚蓝的天空。
  再见,我最亲爱的知己!



兔枫o璐
王冠树
王冠树

帖子数 : 50
注册日期 : 10-02-15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